黑咪王国

搜索
黑咪王国 论坛 第七花瓣組作品发布区 [第七花瓣小说组]六花之勇者[五章]解明之时 ...
查看: 7525|回复: 2
go

[第七花瓣小说组]六花之勇者[五章]解明之时

Rank: 1

帖子
11 
猫粮
71  
威望
0  
积分
11 
在线时间
12 小时 
最后登录
2012-9-14 
发表于 2012-2-2 22:57 |显示全部帖子
「休想逃走!」
无视迫近自己的小型炸弹,莫拉奔跑着。阿德雷特避开她击下的拳头。拳头砸进地面的时候,形成了一个好像陨石落下般的大坑。她也不是什么半桶水的对手。
「哼!」
莫拉抓住大树的根部一扯。整棵树都被她连根拔起。然后,就这样将之化为一根巨大的棍棒向阿德雷特袭去。
「危险!」
然而,芙蕾米的子弹将树干从中打断。
莫拉无视着芙蕾米,一个劲的对阿德雷特穷追不舍。非常固执的攻击,而且每一击都是即死的威力。
芙蕾米冲过来挡在到莫拉之前。对阿德雷特说道。
「我来拖住她。阿德雷特快逃」
「不行。你也要逃开。莫拉太危险了」
莫拉是第七人的可能性并不低。让她跟芙蕾米一对一的话很危险。
「别碍事芙蕾米!」
芙蕾米迎击莫拉的突进。阿德雷特拖住莫拉的脚步,思考着两个人一起逃跑的手段。然而就在此时,从旁边冒出一股杀气。
「芙蕾米小姐,躲开!」
芙蕾米飞退。阿德雷特横躺着滚开。两个人刚才的立足之处,无数的白刃突刺而上。
「……太慢了公主」
莫拉嘟囔道。森林中娜谢塔妮娅端举细剑,脸上浮现出笑容站在那里。阿德雷特看着那表情想着。她确实是个时常笑盈盈的少女。但是,现在的她却有些地方不太对劲。
「阿德雷特,明白了吗?」
芙蕾米说道。枪口对着莫拉,炸弹瞄准娜谢塔妮娅。他明白芙蕾米想说的话。现在的她已经不是自己人了。
娜谢塔妮娅只是发出了刚才那一击,不知为何就不动了。脸上浮现出贴上去似的笑容,直直的站在那里。
阿德雷特注意到在娜谢塔妮娅的背后,站着戈尔道夫。阿德雷特一边观察着,一边寻找能施加攻击的机会。
「……很快乐哦,阿德雷特先生。跟你一起旅行的十天时间」
娜谢塔妮娅说起话来。好像连此处为战场的事实都忘却的样子。
「我看上去好像知道很多东西,但其实什么都不懂呢。马夫跟女仆都不带,这样旅行的乐趣。第一次了解到实战的恐怖。为我鼓气打劲的人就在身边那可靠的感觉」
娜谢塔妮娅继续说着。很久没见过,表情这样平静的她。当知道第七人的存在后,她就一直彷徨着,怯懦着,烦恼着。但是现在却一副爽朗的面容。
「感谢你。谢谢」
刷的一下,阿德雷特背后冒起一股寒气。
「已经致谢完毕了,我要杀你了哦」
「……快逃。找到机会的话,全力逃跑。现在的娜谢塔妮娅很不正常」
芙蕾米悄声说道。跟阿德雷特一样,她也对娜谢塔妮娅感到恐惧。
「听我说娜谢塔妮娅。汉斯他没事。而且阿德雷特不是敌人。莫拉她在撒谎啊」
芙蕾米辩解道。
「不是的公主。阿德雷特才是敌人。汉斯受了重伤。芙蕾米只是被欺骗了而已」
莫拉反驳道。话语中没有了从容。
「冷静一下娜谢塔妮娅。谁是第七人还不清楚呢。但是那绝不是阿德雷特」
「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。阿德雷特的谎言很巧妙」
芙蕾米跟莫拉各自尝试着说服她。阿德雷特沉默着,一直观察着娜谢塔妮娅的神情。
不想战斗。阿德雷特受了伤。而且筋疲力尽。被汉斯切开的伤口,又开始疼起来。跟芙蕾米的战斗中遭受的火伤阵阵剧痛。残留的体力不足以跟娜谢塔妮娅战斗。
「戈尔道夫,你在听吧。暂时先别出手」
回应而来的,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希望见到的反应。
「请小心。还不清楚芙蕾米小姐会做出什么事情」
无视。娜谢塔妮娅无视了一切的言语。
莫拉暗自窃笑。芙蕾米放弃了说服。阿德雷特也再次做好了战斗的觉悟。
本以为她会突然间攻击过来。不过娜谢塔妮娅只是笑着,注视着阿德雷特。莫拉对娜谢塔妮娅的毫无动作感到困惑。
芙蕾米转过身来说道。
「阿德雷特,怎么办」
无法给出回答。如果能跟汉斯汇合,明白了他平安无事的话,娜谢塔妮娅会改变想法吧。但是真的是平安无事吗。如果莫拉是第七人,茶末是第七人的话。或者第七人还准备了其他陷阱的话。
「什么都想不出吗?」
「逃向神殿那边。如果汉斯没事的话,就在那里汇合」
「如果没事的话……」
「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」
还有一个,办法。那就是现在在这里证明阿德雷特是无辜的。把第七人的计谋全部解明的话,战斗就会结束。
不过,现在的阿德雷特还想不出让大雾产生的方法。
好好想想,阿德雷特想道。就只差这个了。只要证实这个方法的话,或者提出无法证实但极有说服力的论点的话,就可以不战而终。
「……我也在想。但是……推断不出来」
芙蕾米很懊恼的说道。这可不能怪她。想不出这一点,阿德雷特也一样。
「阿德雷特先生。我可是在等待呢」
突然娜谢塔妮娅发话道。可以说跟这场景很不相衬的,明朗的声音。
「……等待什么」
「忏悔」
细剑尖端对着阿德雷特,她说道
「我知道的哦。抓住干了坏事的人后,会让他做死前的忏悔的吧?好像女仆长是这么说过的呢」
莫拉目瞪口呆的说道。
「……公主。你也太不通世事了。忏悔可不是无论谁都会做的事情」
「是这样吗」
娜谢塔妮娅愣了一下。然后歪着头想了片刻。
「那么就是可以把他杀了呢」
下个瞬间,阿德雷特的周围出现了刀刃。
「!」
没能完全躲开。阿德雷特的肩膀被割开了伤口。这一击实在是太快,连疼痛都感觉不到。
本以为她会静静的等着,突然毫不犹豫的就给了必杀的一击。娜谢塔妮娅的动向无法预料。无法想象她会做出什么。
「来了!」
芙蕾米在森林中射出子弹。端着枪对突进过来的戈尔道夫进行迎击。戈尔道夫的铠甲中了弹,身体被冲得向后飞去。但是,在着地的下个瞬间,他又再次开始了突击。
「那个铠甲是什么?」
芙蕾米惊愕道。铠甲虽然也是特殊,但是戈尔道夫更加特殊。芙蕾米的枪击的话,即使是打在铠甲上也会造成伤害的。
挺枪猛然刺出的一击。阿德雷特跟芙蕾米分别从左右闪开。趁这个机会莫拉上来扭住芙蕾米。娜谢塔妮娅的细剑则瞄准了阿德雷特的心脏。
「芙蕾米由我来压制住!公主跟戈尔道夫去杀掉他!」
莫拉大声叫道。可不能让你如意,芙蕾米从披风下撒下许多小型炸弹。莫拉被爆炸的气浪停下了脚步,烟雾也遮盖了戈尔道夫的视野。
「……为什么芙蕾米要阻碍我们」
戈尔道夫嘟囔着。不过并没有过深追究,而专心追击阿德雷特一个人。但是瞬间装填好子弹的芙蕾米,又击中了戈尔道夫的脚。虽然无法击穿铠甲,但戈尔道夫也因此失去平衡倒了下去。
「我会试着拖着这两人!阿德雷特快逃!」
阿德雷特烦恼着。才刚说过要保护芙蕾米没多久,就要丢下她一个人逃走吗。不过阿德雷特已是筋疲力尽,剩余的武器也不多了。即使要一对一也胜算很小。
「芙蕾米。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。我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」
阿德雷特一边逃跑一边叫道。还要说这个啊,芙蕾米稍稍露出笑容。

阿德雷特在雾中森林里奔跑。目的地是神殿。汉斯就在那里。
「逃不掉的!」
娜谢塔妮娅从背后逼近。他避开从地面、从树干,连续不断袭来的攻击,向前飞奔。
目的地是神殿。娜谢塔妮娅以为阿德雷特让汉斯重伤垂死。只要解开了误会,就应该能避免战斗。
「戈尔道夫!莫拉女士!你们在做什么?!」
娜谢塔妮娅向背后大声叫唤。但却没有得到回应。
芙蕾米如同她所宣告的那样,拖住了那两人。这样的话可以确信能逃得掉了。
太阳已经开始落下。从被封锁在这座森林开始,几乎过了整整一天。真是漫长的战斗。抱着芙蕾米被五个人追击。跟汉斯战斗,跟茶末对战。接下来还差点给芙蕾米杀掉。每次阿德雷特都受了伤。现在,身体已经接近极限了。
但这也是最后的战斗了。如果能从这里逃离的话,首先休整一下。跟汉斯汇合,让娜谢塔妮娅停止战斗。然后再跟汉斯一起去把芙蕾米救出来。
还不清楚谁是第七人。大雾产生的方法也还不明了。但汉斯跟芙蕾米已经站在自己这边了。可以做到停下战斗,代之以商谈。
因为烟雾弹的连发,娜谢塔妮娅完全跟丢了阿德雷特。不过也因此小袋中的秘密道具基本用完了。不过没问题。神殿就在眼前。阿德雷特大喊道。
「汉斯!」
没有回应。神殿周围完全不见人影。
「汉斯!在吗!在的话快出来!」
或许是在神殿中吧,这样想着阿德雷特反复呼唤着。但还是没有回应。
「跑去哪里了!汉斯!茶末!到底去哪里了!」
阿德雷特看了看右手的纹章。六枚花瓣,全部齐全着。六个人全员都还活着。汉斯跟茶末也应该还活着才对。
但是,去了哪里呢。是中了第七人的陷阱了吗,还是说被茶末折腾得半死不活的。
「……你在找谁呢?汉斯先生的话明明已经被你打倒了」
娜谢塔妮娅从森林中缓缓现出身形。
「怎么回事,到哪里去了」
还是说莫非,第七人就是汉斯吗。他在静静等待着,阿德雷特被娜谢塔妮娅杀死吗。
娜谢塔妮娅发起攻击。阿德雷特纵身一跃,从神殿的屋顶奔跑而过,逃到另外一边。完全没有时间补充秘密道具。
「请停下来!」
必须得逃跑了。但是该往哪里逃呢。要怎么样才能逃得掉呢。阿德雷特已经没有秘密道具了。

在黑暗缓缓降临的森林中,阿德雷特拼命的逃跑着。可是伤势很重,身体也已到达疲劳的顶点。快要耗尽最后一点体力了。
「在那里吗!」
娜谢塔妮娅毫不留情的对阿德雷特穷追不舍。不知能躲避她的攻击到什么时候。心底很清楚自己已经撑不了多久了。
「还想逃走吗!」
跟汉斯汇合的计划已经放弃了。
剩下的方法只有一个。那就是解开第七人的谜题。向娜谢塔妮娅说明真相,证明自己并非第七人。唯此而已。
但是,阿德雷特想不明白。让大雾发生的方法。不解开这个谜团,再加以证明的话是无法说服娜谢塔妮娅的。
阿德雷特苦苦思索着。让大雾发生的方法。大雾。雾。雾。雾。雾。
把注意力集中到思考上的话,动作就会变迟钝。终于阿德雷特的侧腹,被娜谢塔妮娅的刀刃贯穿。阿德雷特倒了下去,倚靠在树干上。
「……终于抓住你了」
娜谢塔妮娅从雾的彼方,慢慢的走近身来。
「……娜谢塔妮娅」
看着她的脸庞,阿德雷特想起了启程出发那天的事情。最初见到她的时候真的很惊讶。没想到堂堂公主大人,居然会扮成女仆的样子来看他。
那个时候,以为自己有了个好伙伴。以为跟她一起的话,两个人连魔神也无所畏惧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阿德雷特想着。被本应携手奋战的同伴追杀,而且小命都要丢了。
「……听我说,娜谢塔妮娅」
「要说什么?」
「……我是你的同伴啊」
娜谢塔妮娅扑哧一笑。接着把细剑对着阿德雷特。刃身伸长,贯穿了阿德雷特的耳朵。
「到了现在,还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」
娜谢塔妮娅笑脸盈盈。可是那眼神却如同在看着害虫一般。
她是会有这种眼神的少女吗。初次见面时,看起来就是一个开朗而欢乐的少女。但是,她是能被选为六花的战士。内心有着狠厉的一面也是很正常的。
「真是愚蠢的人呢。明明投降并忏悔的话,我还能给你个痛快的死法」
「才不忏悔呢。我又没做什么坏事」
阿德雷特说道。但他知道娜谢塔妮娅完全没有听他说话的意思。
初期见面的时候不是这样的。她心情欢快四处耍闹。啃着生胡萝卜,半开玩笑的扔刀子过来。那时候,我们在谈论什么来着。对了,是六花杀手的话题。没想到六花杀手的真正犯人居然会成为同伴呢。
六花杀手。想起这个词的时候,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但只是一闪而过,没有形成具体的想法就消失了。
「没用的哦。我已经不会再上当了。你对我们布下了陷阱。欺骗了我们,伤害了我们。你就是冒牌货这个事实,已经再清楚明白不过了」
「我没有说谎。被欺骗的是你。敌人想要利用你,来将我杀掉啊」
这些话,都被娜谢塔妮娅当耳边风了。
「我没有杀害同伴。也没有对大家布下陷阱」
细剑慢慢的,对准了阿德雷特的心脏。
能防下来吗,阿德雷特想到。运气好的话是可以保住性命吧。但是阿德雷特的手已经动不了了。
防下来又怎么样呢。在下一次或者下下一波的攻击下死去而已。伤痛跟疲劳逐渐从阿德雷特身上夺走了勇气。
好冷啊,阿德雷特想到。为什么会这样寒冷呢。明明昨天跟芙蕾米一起旅行的时候,还是那样的温暖啊。
「我刚才应该已经说过了。我不会再被你欺骗了」
娜谢塔妮娅说道。细剑的锋芒直指阿德雷特的心脏。阿德雷特没有听她说话。只是,一个劲的在想寒冷的问题。
「第七人就是你」
细剑的刃身陡然伸长。下一个瞬间,阿德雷特的手动了。双手交叉,挡在了剑锋之前。肉被劈开的声音响起。阿德雷特的手骨挡住了剑锋。左手的骨头被贯穿,右手的骨头勉强的挡了下来。
「……寒冷?」
阿德雷特喃喃的说道。
「……没有用的哦」
娜谢塔妮娅强行刺了下去。但是,阿德雷特将之硬顶回去。顶回去后,还轻巧的往旁边一带。娜谢塔妮娅失去了平衡,一脚踩空。
阿德雷特在左手依旧被贯穿的情况下站起身来,崩断了细剑。娜谢塔妮娅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反击而不知所措。
「对不起!」
他一边跑一边叫道。然后一靴底飞踹在娜谢塔妮娅的脸上。娜谢塔妮娅松开了剑,手捂着脸。阿德雷特再上前一步,脚后跟踢中了她的下巴。
接着他转身背向娜谢塔妮娅,开始飞奔起来。双眼中重新看到了勇气。
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呢,阿德雷特想到。
答案就在阿德雷特身边。对这件事情毫无察觉的自己,真是太令人难为情了。
这个雾幻结界,很寒冷。
「唔唔!逃不掉的!」
阿德雷特用嘴拔出刺入手臂中的断剑。娜谢塔妮娅在后方紧追不舍。但尽管如此阿德雷特还是不停的奔跑着。
刀刃从地上,从空中纷纷袭来。祈祷着不被击中,一个劲的笔直向前飞奔。
在这里无法证明自己的无辜。要证明的话,必须得往前跑。
「公主!您没事吧!」
远远的传来戈尔道夫的声音。雾中隐约可以看见莫拉和戈尔道夫的身影。也能看见芙蕾米被莫拉扛在肩上。她正在挣扎着想解开莫拉的束缚。
阿德雷特为芙蕾米的平安而欢喜。芙蕾米已经尽力战斗了。而且让人欣慰的活了下来。
接下来,阿德雷特只需要把第七人的谜团解开就行了。
「请不用管我!快追上阿德雷特!」
戈尔道夫开始突击。长枪将树木纷纷荡平迫近而来。阿德雷特用剑架开了长枪。虽然躲过了长枪的一击,但戈尔道夫的巨大身躯还是撞飞了阿德雷特。
真值得庆幸,阿德雷特想到。把我撞向想去的方向。阿德雷特已经连奔跑都觉得很辛苦了。
「快逃!」
芙蕾米在莫拉的肩上叫道。扭动着身体,稍微挣开了束缚。然后对着戈尔道夫和娜谢塔妮娅投去炸弹。稍微迟滞了一下两人的行动。
阿德雷特奔跑着。跑着跑着不停的跑着。
于是最后。
被戈尔道夫追上,扭住胳膊按倒在地。
「到此为止了,阿德雷特」
阿德雷特倒下的地方,从神殿跑步过来大约10分钟的距离。那里散落着数十只凶魔的尸体。
昨天,目击了凶魔轰炸神殿后,阿德雷特他们就向着神殿跑过来。接着在这里遭到数十只凶魔的迎击。阿德雷特突破了凶魔的包围向神殿跑去,娜谢塔妮娅他们则歼灭了凶魔。那场战斗的地点就在此处。
「对不起,戈尔道夫。我没能杀掉他」
娜谢塔妮娅跑到阿德雷特跟前。
「您说什么呢。你已经很好的将他逼入绝境了」
对于无力抵抗的阿德雷特,戈尔道夫更加用力的按紧了。
「做得很好戈尔道夫,杀掉他」
就这样抱着芙蕾米,莫拉跑了过来。
「不行!住手!阿德雷特求你了快逃!」
芙蕾米在莫拉的肩上拼命挣扎。
「公主,莫拉女士,应当留他性命而让他吐露情报的。杀掉的话就不清楚幕后黑手了」
「不行的戈尔道夫。这家伙不会说的。这是个顽固得可怕的男人」
「就是啊。应该狠下心来杀掉他」
「放开我!放开我莫拉!」
芙蕾米一个劲的挣扎着,但还是挣不开莫拉的束缚。
从旁人看来阿德雷特已经被逼入了绝境。但是他脸上却浮现出笑容来。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。离莫拉后面更远一点的地方,有人影正在靠近。
「……诶?」
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,娜谢塔妮娅手中的细剑滑落在地。
「太迟了,你在哪里做什么呢」
阿德雷特说道。对着终于现出踪影的汉斯,跟走在他后面的茶末。
「抱歉。我去找你们了」
汉斯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。似乎他也知道,如果呆在神殿不动的话就好了。算了,没有责备他的必要。虽然是在最后关头,但他还是及时赶到了。
「……诶?诶?」
娜谢塔妮娅一时间呆住了。戈尔道夫也失去了言语。娜谢塔妮娅连捡起武器都忘了,跑到阿德雷特跟前。
「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那……」
从她眼中,泪水流了下来。阿德雷特苦笑着说道。
「娜谢塔妮娅,你,真的很强啊。只是稍微逼得稍微紧了点 」
「为什么会,这样呢」
娜谢塔妮娅捂着脸哭了起来。戈尔道夫瞪着还抱着芙蕾米的莫拉。
「莫拉女士,请你解释一下」
那双手握紧了长枪。莫拉故作镇静的说道。
「对比起。我说谎了。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就无法将阿德雷特逼入绝境」
「……莫拉女士,你」
娜谢塔妮娅怒气冲冲的瞪着莫拉。
「为什么要说谎?!」
「阿德雷特是冒充的。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。只要是为了获得胜利,手段是不成问题的」
「不对!你说了谎!欺骗了我们!」
眼中浮现出泪水,娜谢塔妮娅冲上前来揪住莫拉。戈尔道夫从阿德雷特身旁离开,挡在两人中间。芙蕾米从莫拉手上逃开,跑到阿德雷特跟前。
借助芙蕾米的肩膀,阿德雷特慢慢站起身来。
「……我说」
被芙蕾米支撑着,阿德雷特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说道。虽然是很低沉的声音,但全部人都转头注视着他。
「你们觉得地上最强指的是什么?」
背部倚在树干上,坐了下来。芙蕾米从怀里拿出针线,开始缝起阿德雷特的伤口。
「力量、技巧、智慧、勇气,还有幸运。所有这些都具备的人」
望着伙伴们,阿德里特笑了起来。
「答案很简单。地上最强指的就是我。除了我之外,可有谁能到达这个地方?」
「说,说什么呢你」
莫拉有些不知所措,而且很焦躁。
「差不多,可以了吧。将第七人打倒」
听到这句话,莫拉浮现出愕然的表情。娜谢塔妮娅跟戈尔道夫的表情犹如惊雷乍响。茶末只是有少许惊讶。芙蕾米用饱含期待的目光看着阿德雷特。而汉斯则是嘴角翘起,微微一笑。
「答案已经出来了。我将把第七人所设下的陷阱全部揭露出来」

之后,阿德雷特说明了自己的推理。
首先,是对汉斯跟芙蕾米说过的话。从罗连上等兵那里听说的结界启动方法是骗人的,第七人在阿德雷特打开门之后才让结界启动。说明的途中有好几次都停了下来。因为芙蕾米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给阿德雷特处理伤口的缘故。
热心的听他说话的,只有娜谢塔妮娅和戈尔道夫两人而已。莫拉和茶末,已经知道了这个推理的样子。可能是汉斯说的吧。
在结束了前半段的说明时,阿德雷特痛苦的喘息着。
「喵。等处理完伤势再讲也不迟嘛。或者让我替你说吗?」
汉斯说道。
「别开玩笑。想抢走我最精彩的戏份吗」
浮现出从容的笑容,阿德雷特说道。
「莫拉。让说明继续下去可以吧?」
芙蕾米说道。莫拉的额头跟脖子上冒出了冷汗。
「说,说什么呢你」
「如果你就是第七人的话,我觉得差不多是时候该投降了呢」
「别说这些蠢话」
莫拉对阿德雷特说道。
「阿德雷特啊。这个推理是不成立的。所谓产生大雾的方法是不存在的。能让大雾发生的只有强力的结界」
阿德雷特用手示意喋喋不休的莫拉停下来。她想说的意思已经明白了。
「还是有的。能让大雾发生的圣者,这世上有且仅有一人」
「……太荒唐了」
莫拉如同呻吟般说道。看着她阿德雷特又喘了一口大气。虽然对着汉斯逞强,但其实已经连说话都相当辛苦了。
「莫拉。之前,你说过我不清楚圣者的力量吧。虽然对你们来说,可能是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东西,但科学这玩意可是很厉害的哦」
「……科学?」
莫拉奇道。她甚至对这个词汇的意义都不怎么理解的样子。
「说到底,你可知道雾气是为何物?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后形成的微小粒子,这就是雾。冬天时吐息会变成白色,还有浮在空中的云彩,都跟雾是同样的原理形成的」
阿德雷特一边说明,一边想起了他的老师奥特罗•斯派克。
为了制作秘密道具,阿德雷特从奥特罗处学习了最先进的科学知识。火焰燃烧的原理,毒素作用的原理,甚至连气体和液体的运动法则都要掌握。如果不是学习了这些东西的话,阿德雷特也追寻到答案吧。
当时还在想,学了这些东西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呢。
「空气的气温越高,所含的水蒸气就会越多。如果突然间气温下降,空气中的水蒸气就会变回液体,形成微小粒子漂浮在空中。听到这里你们明白了吗?」
「完全不懂啊」
茶末说道。阿德雷特面露苦笑。
「总之,当空气湿润的时候,一旦突然变得很冷雾气就会发生。你只要知道这点就行」
「明白了」
令人意外的,茶末坦率的点了点头。
「这座森林的湿度始终很高。因为地处海洋附近的缘故吧,海风带来了湿润的空气。这座森林,气温急剧下降的话一瞬间就会发生大雾」
「等等」
莫拉说道。这家伙打断了好几次讲话了啊,阿德雷特想到。
「那又怎样使气温急剧下降呢。这一点无论<冰>之圣者还是<雪>之圣者,不展开大规模结界的话都是办不到的哦」
「真是死脑筋啊莫拉。不是使气温下降。而是上升」
莫拉沉默了片刻。然后,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。
「真是非常宏大的策略。这个构想的规模,不同寻常呢。没想到为了让我一个人中圈套,居然操纵了大自然的威力」
「……<太阳>之圣者,利乌拉」
低声说出这句话的,是芙蕾米。就是这样,阿德雷特想到。
阿德雷特在启程前后,都听说了六花杀手的传言。箭术达人玛特拉,剑士伏德尔卡,<冰>之圣者阿斯雷,还有<太阳>之圣者利乌拉。享有盛名的战士们,接连被暗杀的事情。
听闻这些事情的时候曾感觉到一种违和感。太阳之圣者利乌拉。虽然是拥有强大实力的圣者,但理应由于高龄而无法战斗才对。为什么六花杀手要杀害利乌拉,心中有了这个疑问。
此后阿德雷特跟芙蕾米汇合。当知道她是六花杀手的时候,阿德雷特曾这样问道。
『杀掉利乌拉……<太阳>之圣者的也是你吗?』
当时芙蕾米这样回答。
『那个我不知道』
这是理所当然的。芙蕾米被凶魔同伴所背叛是在半年前。从那之后她就不再抹杀六花候补。而<太阳>之圣者行踪不明是一个多月前发生的。她并没有参与对<太阳>之圣者的抹杀。
那么会是谁呢。
「我问个问题。莫拉。如果是<太阳>之圣者的力量,那么提升这附近一带的气温是可能的吗?是可能的吧。毕竟评价中,如果全力以赴的话,其力量足以焚尽一座城池」
「……可,可能的」
「即使现在这样的高龄也是可能的吗?」
「利乌拉因为年老体衰,已经躺在安乐椅上难以行动了。不过太阳之神的力量跟肉体的衰老关系不大」
代替支支吾吾的莫拉,芙蕾米说道。
「那我就说说第七人所设的圈套吧。首先第七人与其同伙,将<太阳>之圣者绑架,强迫她提供协助。可能是以家人为人质威胁她之类的方法吧。利乌拉听从其命令,将附近一带的气温升高。这恐怕,花了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吧」
阿德雷特环视着伙伴们。
「大家应该记得吧。到达这里的时候,会觉得天气炎热得有点奇怪吧?那就是利乌拉的力量」
同伴们纷纷想起昨天的天气,点了点头。
「接着第七人的同伙袭击了堡垒,将里面的士兵们全部杀害。然后同伙扮成士兵的样子。甚或,堡垒的士兵们本来就是第七人的同伙也说不定。到底是哪种情况就不清楚了。于是他向六花勇者传达了雾幻结界的存在,又告知我们错误的启动方法」
「如果我们之中有谁知道了真正的结界启动方法呢?」
莫拉说道。
「那时就中止计划。但是那个可能性很小。因为建造这个堡垒的国王是个秘密主义者,所以连结界的存在都只让限定的人知道呢」
「……然后呢」
「第七人利用凶魔,把我们都引到神殿这里。接着在我打开大门的时候,发出了信号。依此信号附近第七人的凶魔同伙杀掉了<太阳>之圣者利乌拉」
发出信号的,是神殿附近的变形系凶魔。那个笑声就是用来告知抹杀利乌拉的时机的吧。
「利乌拉死去的话,她所役使的太阳之力也随之消失。气温急剧的下降,产生了大雾。我们因而产生了结界启动的误解」
那时阿德雷特感觉到背脊似乎变得很寒冷。那个并非错觉,而是气温真的下降了。但是,却没有将气温的变化跟敌人的圈套联系起来。
「在那之后,第七人以一副不满的表情接近了祭坛。趁我们陷入混乱时浑水摸鱼,让结界真正启动起来。后面就没有必要说明了吧。只要等着我被怀疑,被断定为第七人就行了」
「等等!有什么证据!全部不过是你的臆测罢了!」
「我话才说到一半呢」
芙蕾米的治疗已经结束了。阿德雷特试图站起来。但是汉斯制止了他的动作。
「交给我吧。你只要解释就可以了哟」
阿德雷特背靠树干蹲了下去。汉斯将散落在周围的凶魔尸体一一探寻着。
「接着是最后的问题啦」
莫拉依然坚称阿德雷特就是冒充者。但是已经没人再理会她的意见了。
「如果真是那样,那阿德雷特老早就可以把这个推理公布出来了。至到达此处为止,你觉得他经历了多少次险死回生的状况呢?」
莫拉垂下头,重新继续考虑反驳的言辞。还在怀疑阿德雷特真假的,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。形势逆转。被逼入绝境的是第七人了。
「……我错了。阿德雷特,不是冒充者」
阿德雷特一边忍受着痛楚,一边松了口气。放松了身体,任由背脊从树干上滑下。本想高高举起拳头的,但是却没有了那样的心情了。
「不就是跟我一开始说过的一样嘛。我不是第七人这句话」
真是千钧一发的胜利。利乌拉尸体的隐藏地点,其实并不确信在此处。普普通通的埋在地下,或是在结界之外杀掉也是有可能的。最后的最后还是要碰碰运气。
但即使这样还是赢了。将第七人的阴谋全部揭露出来。
如何,阿德雷特想到。除了本大爷之外,还有人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「喂,那杀掉老婆婆的是谁呢」
茶末问道。
「应该是那只鳄鱼型的凶魔吧。将利乌拉杀死吃掉,然后死在了这里」
「等等。先别说这个,第七人到底是谁啊?!」
莫拉叫道。对她的话,全部人都以沉默回应。
即使阿德雷特也还不清楚第七人是谁。虽然圈套的全貌已经揭露出来了。但是对于第七人的真面目,还未能找到确凿的证据。
不过,这几乎已经不需要再争论了。
「莫拉女士。你可明白你现在的立场?」
娜谢塔尼娅说道。话语中饱含了平静的怒意。她拾起掉在地上的剑,剑指莫拉。
「芙蕾米小姐。请不要从阿德雷特先生身旁离开。戈尔道夫,别让莫拉女士逃走」
莫拉一边向后退去一边叫道。
「等等,公主。不是我。你有什么证据要这么说」
「……证据的话确实没有。不过,除了你之外还能是谁呢?难道,你还想说芙蕾米小姐是冒充者不成?」
或许该阻止她吧,阿德雷特想到。没有证据。不过除了莫拉外还能是谁呢。
芙蕾米可以确信不是冒充者。娜谢塔尼娅也是如此。汉斯从旁协助揭发了第七人的阴谋。茶末一开始就没有怀疑她。戈尔道夫也是,很难想象如此忠诚的汉子会做出背叛的举动。
没有错,是莫拉。这样想着的时候,茶末说道。
「不是阿姨哦」
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茶末。
「茶末呢,身上带着这个东西哦」
说着她卷起上衣露出了腹部。腰带上夹着一枚石板。
「茶末呢,在莫拉阿姨出去之后,打穿了神殿地板,向下面挖掘了一下。然后找到了一个很大的箱子。里面呢,放着宝剑跟石板哦」
接着茶末,汉斯继续说明下去。
「构筑这个结界的人,是个准备周到的家伙啊喵。事前准备好了让结界启动的后备措施。因为埋得实在够深,挖出来还真费了不少功夫。阿德雷特,你没进去神殿里面吗?地面上开了一个大坑呢」
「嘿嘿,是茶末找到的哦」
「不过,先想到地下可能会有什么东西的,可是本喵啊」
「不过找出来的是茶末呢」
「动脑子的可是我呢。喵」
「先别急着争功。那块石板上写着什么?」
阿德雷特问道。汉斯跟茶末,同时扬起嘴角一笑。
「石板有两枚哦。一枚是跟摆在祭坛的石板相同的喵。不过另一枚是这样写着的。用的并非神语,而是本喵也能看懂的文字哦」
这时所有人都注目于汉斯身上。所以,谁也没有察觉到。七个人中有一个人,表情豹变的事情。
「为了再一次让结界启动,需要将宝剑及损坏的石板取掉后,重复启动的程序。亦即握着宝剑滴下鲜血,说出规定的话语的同时,将石板破坏」
「……诶?」
戈尔道夫高声惊呼。很难想象这么呆傻的声音是他发出来的。
阿德雷特也怀疑起自己的耳朵。接着怀疑起自己的记忆。最后怀疑起那枚石板的真伪。
若问为何,因为他记得。阿德雷特他们步入神殿之后的事情。茶末到来之前的事情。
「喵?那么破坏石板的是谁呢喵。本喵可不知道哦」
「茶末来的时候石板已经被破坏了。是谁弄坏的呢」
阿德雷特在记忆中搜寻着。
『结界,启动了。难以置信。到底是谁干的?』
『不知道。抱歉,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』
那个时候,阿德雷特这样说着摇了摇头。
『总之,先解除结界吧。失礼了』
最初把手放上去的戈尔道夫。拔出了宝剑,试图让结界解除。
『那把剑给我看看,先代的六花勇者,曾经制造过类似的结界。那个时候确实记得是这样解除结界的。』
接着产生接触的是阿德雷特。重新插上宝剑滴下鲜血,尝试解除结界。
于是在那之后。
『请结界解除吧!给我解开结界!给我停下来!雾气停止!我将是结界之主!』
娜谢塔尼娅抓起了剑。口中说出各种各样的咒语,最后不耐烦的击打台座跟石板。
那时确实是把石板给敲裂了。
「真好呢,莫拉阿姨。差点就要被杀掉了哦」
「……搞不懂,这是怎么回事」
茶末对莫拉示以微笑。无法跟上情况变化的莫拉只表现的不知所措。
「阿德雷特,你看到了吧?是谁敲裂了石板?」
汉斯询问道,不过阿德雷特却回答不出来。
「喵。芙蕾米知道喵?」
汉斯转而向芙蕾米发问。芙蕾米毫不迟疑的答道。
「……是娜谢塔尼娅」
娜谢塔尼娅露出害怕的表情,向后退去。失去了言语。只是摇着头,拼命的哀诉着自己的无辜。
「那时候石板是…………但,但是我并不是想让结界启动啊」
「是公主吗。真令人惊讶。还以为是戈尔道夫呢喵」
汉斯拔出了剑。茶末也把狗尾草放到嘴边。戈尔道夫挡在娜谢塔尼娅的面前,拦住了那两人。
这是某种圈套。不然的话就是哪里出了问题。犯人不应该是她。
这样想着,他开始探寻着与她度过的日子的记忆。
娜谢塔尼娅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的举动。扮成女仆的样子造访牢狱的时候。被选为六花勇者,两个人开始旅程的时候。救助被袭击的村民的时候。一度分离,又再次汇合的时候。认为芙蕾米是敌人,互相交战的时候。
还有奔向被轰炸的神殿的时候。
「……啊」
从阿德雷特的口中,发出了如同悲鸣般的声音。
在赶往神殿的途中,四人被凶魔群拖住了脚步。乱战之中,娜谢塔尼娅说道。
『阿德雷特先生。请你到神殿那边去吧。这里交给我们来对付!』
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呢。这个圈套有一个重大的前提条件。那就是要让六花勇者的某个人独自到达神殿面前。娜谢塔尼娅的那一句话,让阿德雷特行动起来。然后前往神殿的阿德雷特,中了第七人的圈套。
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。请公主安心,我会守护好您的」
戈尔道夫全身散发出杀气。将娜谢塔尼娅庇护在他的背后。
「公主做的?怎么可能……」
莫拉不知所措着,无法做出任何行动。
汉斯跟茶末,渐渐的向娜谢塔尼娅逼近。芙蕾米拔出了火枪,摆出射击的姿势。娜谢塔尼娅拔剑在手,用殷切的目光望着阿德雷特。
「阿德雷特先生。请说些什么吧。我不是第七人啊」
不对,她不是冒充者。阿德雷特本想这么说的。但是说出口的,确实不同的话语。
「难道,真是那样吗,娜谢塔尼娅」
「……阿德雷特先生」
听到阿德雷特的话时,突然娜谢塔尼娅的表情变了。之前惊慌害怕寻求帮助的她,变得如同失去灵魂般面无表情。
「resign」
娜谢塔尼娅说道。
「……诶?」
阿德雷特反问道。娜谢塔尼娅把拔出的剑归鞘,双手平展说道。
「不明白吗?resign。就是投降的意思」


谁都说不出话来。谁都变得一动不动。
那样的表情,那样若无其事的语气,大家都有点措手不及。只能呆呆的注视着娜谢塔尼娅。
「……公主。您在说什么呢」
「所以说戈尔道夫啊。我在说我就是第七人嘛」
像被冻结一般,动弹不得的戈尔道夫的肩膀,娜谢塔尼娅在上面梆梆的拍了几下。一副像是在说,你辛苦了,的态度。
「对不起呢」
说着娜谢塔尼娅从戈尔道夫身旁走过,站到了场地中央。
「或许能再顽抗一下也说不定。不过看阿德雷特先生这个样子,我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吧」
然后她环视着所有人说道。
「太大意了。虽然知道有预备的祭器,但却没想到那上面会写着结界的启动程序。事前的调查太不充分了。
而且居然一个人都没能杀掉……本以为最少也能杀掉两个呢」
娜谢塔尼娅表现得很冷静。既不瑟缩怯懦,又无任何歉意,也不彷徨失措。
「败因,我想是积极性不够的缘故吧。接近阿德雷特先生后攻其不备,或者是先杀掉戈尔道夫,明明还有其他各种战术的,但全部错过了。毕竟到中途为止,计划进行得太过于顺利了呢」
她的话语,虽然耳朵听到了但大脑却听不进去。
「汉斯先生。在我的考虑中,你大概会是最难缠的敌人。虽然想出了几个栽赃在你头上再杀掉你的方法……不过都白费功夫了呢。真遗憾。算了,至少你是最麻烦的强敌这一点还是在预料之中的。因为要不是你在的话,我是绝不会失败的」
娜谢塔尼娅微笑着环视众人。
「怎么了?大家都不说话了」
阿德雷特看到她的表情时,还在想着果然娜谢塔尼娅说不定不是敌人。她是那样的堂堂正正,让人不禁这样想到。连她让自己陷入圈套的事情,都觉得可能是正确的也说不定。
「……什」
莫拉勉强发出声音。
「为什么,想杀掉我们,不,是真的要杀了我们……是真的要成为魔神的同伙,毁灭世界……」
因为太过震惊,莫拉连正常说话也做不到。看着她的样子,娜谢塔尼娅表情稍微浮现出阴霾。
「其实,或许没有必要做这些事情也说不定。或许应该全部说出来谋求协助的。但到了现在,已经没有意义了」
这时戈尔道夫跪行到娜谢塔尼娅脚下。
「公主!请告诉我吧!到底您想要做什么!我会一直追随您的!」
娜谢塔尼娅俯视着戈尔道夫,苦笑道。
「其实呢戈尔道夫。我本以为或许你会成为我的同伴的。如果你什么也不说,静静的听我指示的话,我会告诉你真相的。但是你………」
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,她手贴着嘴边。一副揶揄似的表情扑哧的笑了出来。
「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」
跟戈尔道夫之间,发生了什么事情吧。不过那种事情无关紧要了。
「公主,茶末很想知道哦。为什么你想要杀死我们呢?」
「是的是的,关于这件事呢」
娜谢塔尼娅手按在胸口上,用真挚的语调说道。
「我,期望真正的和平。我想创造一个不管魔神、凶魔、还是人类,都能和平共处的世界。因为这个想法,我实行了这次的计划」
阿德雷特什么也说不出来。因为究竟她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。
「我跟你们没有任何仇恨。但是,对我来说,让魔神复活是必须的。为此无论如何都不得不抹杀掉六花勇者才行」
「我不懂,不懂你的意思。到底在说什么呢公主」
莫拉苦思不已。娜谢塔尼娅无视这些继续说道。
「我对大家有一个请求。能否从此撤退?复活后的魔神,我会处理的。绝不会让人类的世界毁灭。因为我对人类跟凶魔都是同样的爱护着」
「公主,拜托你。请你把话说得让我们能明白」
「简单的说明一下吧。我的目的是让凶魔们洗心革面,与人类能够和睦相处」
莫名其妙,阿德雷特想到。这是在说什么荒唐透顶的东西。虽然这样,但还是将她的话听了进去。不知是被此情此景的气氛所影响的关系,还是因为她所拥有的超凡魅力。
「喵,喵。若是和睦相处,世界就会变得和平吗?」
连汉斯,都被娜谢塔尼娅的气势镇住了。
「是,会那样的。不能说没有风险。为此也会付出少许的牺牲。但真的是少许的牺牲」
「……大概多大的牺牲?」
芙蕾米问道。
「按我的设想,人类方面的牺牲大约有五十万人就应该够了」
娜谢塔尼娅仿佛理所当然似的说道。话声中充满了自信。
无法理解,阿德雷特想到。娜谢塔尼娅想做的事情也好,娜谢塔尼娅在考虑的事情也好,什么都无法理解。在那里站着的,是披着天真可爱的外表的,一个怪物。
「……汉斯、芙蕾米、莫拉、茶末」
阿德雷特出声说道。对着茫然若失的伙伴们。
「……杀了她!」
仿佛被这句话所推动一般。汉斯拔剑向前奔去。茶末将狗尾草含在嘴里,吐出了凶魔。莫拉握紧拳头,向娜谢塔尼娅挥拳击去。
最早命中的,是莫拉的拳头。只一击就将娜谢塔尼娅的头部击碎。
不过。
「……果然要说服你们是不可能的么」
头部碎掉的娜谢塔尼娅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站在那里。那身体,铠甲和衣服都开始崩溃,变成像泥巴之类的东西。
「真遗憾」
声音没有从曾经是娜谢塔尼娅的泥团上,而是从周围的森林传来。
「别了,戈尔道夫。不能一起走真遗憾呢」
「这个,是?」
「凶魔的技能。而且还是,相当高等级的凶魔」
阿德雷特答道。
「还有芙蕾米小姐。如果是跟你的话,我想说不定我们可以互相理解呢」
「喵!还在这附近啊」
「后会有期」
汉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。茶末也跟吐出来的凶魔一起,追击娜谢塔尼娅。
「芙蕾米!阿德雷特交给你了!」
莫拉跑进森林中。呆立不动了许久的戈尔道夫也跑出去。只有阿德雷特跟芙蕾米,两个人留了下来。
「……没,没想到啊。居然是,娜谢塔尼娅。难以置信」
阿德雷特呻吟道。揭开了第七人的真面目,心情放松下来的瞬间,痛楚猛烈的袭来。芙蕾米让倚在树上的阿德雷特平躺在地面上。
「别说话了阿德雷特。你太过于勉强自己的身体了」
「勉强自己的身体,可是我的……特技呢」
阿德雷特笑道。头上就是芙蕾米的脸庞。
「出血太多了。稍等一下。虽然不多,但还有点精力药剂」
「变得,相当温柔了呢……从一开始就该这样对我了」
「我都说别说话了」
说着,芙蕾米在披风中寻找着。看着她,阿德雷特想起跟她初次见面的事情。最初见到她的时候,阿德雷特觉得她很美丽。然后是觉得想要守护她。没有任何理由,就这样想到。
即使现在知道了她是凶魔的女儿,知道她是六花杀手,这种心情也依然不变。
「……我说,芙蕾米。你喜欢我吗」
在披风中搜寻的手停了下来。芙蕾米注视着阿德雷特说道。
「我讨厌你」
芙蕾米移开目光说道。不过,这句话却不觉得难听。
「为什么啊」
「跟你在一起的话,会想要活下去」
阿德雷特听到这句话后面露微笑。
我不会让你死去的。想要说出这句话来。但是喉咙却发不出声音,舌头无法随意活动。
「……阿德雷特!」
视野急剧的缩小。芙蕾米拍打阿德雷特的脸颊。好像在叫喊着什么的样子,但耳朵已经听不到了。
「……不要……别……」
听不清了。好想睡觉。
别担心啊,只不过稍微合下眼而已。虽然想这么说,但嘴唇已经动不了了。
这时阿德雷特的嘴唇上,感觉到一个柔软的物体。有点刺激性的液体从口中注入。液体流过喉咙,进到胃中。
接着阿德雷特的意识,沉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。

Rank: 2Rank: 2

帖子
99 
猫粮
118  
威望
0  
积分
52 
在线时间
2 小时 
最后登录
2015-10-9 
发表于 2015-9-22 11:08 |显示全部帖子
感谢分享 谢谢咯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驻王国

Archiver|黑咪王国

GMT+8, 2017-9-26 09:45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11.